墙贴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墙贴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安徽湖村土地电商试验村民与买家双赢电商受困冷链运输难题

发布时间:2020-06-29 17:15:34 阅读: 来源:墙贴厂家

每日经济新闻(博客,微博)记者 郭荣村 发自安徽绩溪

编 者 按

在农村撂荒土地逐渐增多的大环境下,为避免耕地浪费,政府鼓励农户流转土地经营权,发展多种形式的规模经营,并对新型农业经营主体进行扶持。在安徽绩溪县伏岭镇湖村,160亩土地开始用一种全新的方式进行流转—名为“聚土地”的土地电商试验。

时下最流行的电子商务进驻了湖村,当地农民要做的是通过网络,将村里的土地经营权出租给来自全国各地的“土豪”。虽然负责耕作的一些村民并不知道什么是电子商务,甚至不知道网络是什么,但他们可以确定,这是一件好事,因为城里人不但给了租金,还雇佣他们种地,同样的活,收入增加了。

从目前来看,村民与土地“买家”能双赢,而电商受困于冷链运输预计小亏。与当年小岗村村民忐忑地承包土地那样,此次湖村的土地电商试验也是全新尝试。试验不一定成功,但是不试就难以找到新路子。我们希望湖村的土地电商试验,能为农村增加收入找到新方法。

打开泡沫包装盒,放入刚从田里采摘回来的黄瓜或者西红柿,缠好胶带。接着,这样的一箱箱蔬菜被快递运送到合肥、杭州、南京或更远的广州、深圳。

6月28日中午,几位之前从来不知道“电商”为何物的安徽绩溪县湖村村民,正在忙着打包蔬菜。

因为在全国最早进行了这场名为 “聚土地”的土地电商试验,“湖村”这个名字被外界知晓。村支书胡晓光说,至今已经接受了好几拨记者的采访。

今年3月,聚划算首页出现了一则醒目的广告—“老乡喊你来分地”。买家最少只需要花580元,就可以成为“私人定制”的农场主,享受1分地上的作物一年的所有权。活动推出后,响应者众多,湖村100多亩土地很快被抢认一空。

这是一种双赢模式。对于湖村的村民来讲,土地出租有收益,被项目运营方—浙江兴合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聘用去种植、打包有工资,而逐渐发展起来的“农家乐”又给村民带来了第三份收入;对于那些土地认购者而言,既吃到绿色、健康的粮食蔬菜,还能免费去湖村等风景区旅游,体验乡村生活的乐趣。

但作为“中介”的浙江兴合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却自称今年可能会“小亏”。

不过,《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调查中了解到,利用“土地电商”模式大幅提高农民收入的想法,至少目前在湖村还没有实现。

土地流转价格:每亩地每年750元

据记者了解,在3月13日到15日这几天,总共有3500名用户认购了总面积为456亩的土地,其中湖村有160亩。

浙江兴合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商务总监章新光告诉记者,这些用户来自多个省份,此外还有400多名香港、台湾和澳门等地的客户认购,但考虑到服务能力问题,最后放弃了。

认领用户可以选择三种1年期套餐,分别是价值580元的1分地套餐、2400元半亩地套餐和4800元1亩地套餐。

胡晓光告诉记者,客户认领土地后,每个月将分两次收到“自己”土地上种植的蔬菜粮食。除此以外,用户每年还能获得免费到湖村等地游览度假的机会。比如购买1分地套餐的用户,除了能免去湖村附近风景区100多元的门票外,还可以免费在“农家乐”里住3天。相对应,半亩地套餐和1亩地套餐用户,免费住的时间更长。

农户这头,目前跟项目运营公司签署的是一年期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合同。在一位村民家里,记者见到了这样的合同,其流转起止日期是2014年5月25日至2015年5月24日,流转价格为一亩地750元。

土地流转费用以现金支付,村民们对此较为满意。一位村民回忆说,当时白天丈量好土地面积,晚上就拿到了租金。

6月28日,记者在湖村“聚土地”的种植区看到,田里种上了一垄垄西红柿和玉米,每一垄上都有认领者的姓名,为了防虫,菜架上方挂了不少黏虫的纸片。

对于湖村来说,“聚土地”仅仅是最前端一环。该项目的衍生产业是以乡村观光、体验为主的旅游业。对于来自大城市的用户来说,到自己认领的土地上去看看,在山清水秀的湖村住上几天,是一件惬意的事情。

绩溪县农业委员会办公室主任黄小建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说,旅游业做好了对 “聚土地”项目有促进作用,而“聚土地”项目做好了,对旅游业有更大的促进作用。

酝酿5年遇阻:具体租金谈不拢

湖村能成为全国第一个进行土地电商试验的地方,并非偶然。该村四面环山,一条河流呈“S”形穿村而过,山水交融,形似太极图,因此也被称为“太极湖村”。村里至今保留着百余栋具有徽派风格的古老建筑,房屋依山傍水、错落有致。村口的一块牌子显示,太极湖村为国家4A级风景区。

凭借独特的旅游资源,在“聚土地”基础上衍生出的乡村游就有了底气。6月28日正好是周六,《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湖村看到,从外面开进来的旅游车,在村口停靠了整整一排。

此外,湖村的地理位置也为“聚土地”项目的开展提供了条件。这里距离绩溪县城只有18公里,铺设有水泥和沥青路,坐公交去县城的时间在半小时以内。而绩溪位于安徽省南部,靠近杭州、南京、上海等大城市。

项目的推动者章新光告诉记者,早在5年前他就在酝酿此事。2012年,他正式找到了胡晓光。

胡晓光回忆说,那年夏天,章新光找到他谈了这个想法。不过,一谈到具体价格时,他连连摇头。原来,章新光给出的土地流转价格是每亩地200~300元,胡晓光认为太低,“当时村里有人租土地用来种香菇,给出的价格是800元一亩。”

除了价格因素外,章新光认为,当时电商发展没有现在成熟,村民对电商不了解,物流配送也没有现在发达。这样,事情就搁置了下来。

到了今年2月,章新光又找到胡晓光。这一次,土地流转价格提升到750元一亩。胡晓光认为比较合理,欣然同意。

此后,胡晓光、章新光等人挨家挨户去跟村民商量土地承包的事情。做通大家的思想工作后,胡晓光又召集村民在一起开了一个会议,章新光把项目操作模式以及各方能够获得的利益详细跟村民进行解释。

更重要的一点是,当时丈量好土地以后,立即就给了租金,这就打消了村民的顾虑。

支书的经济账:比自己种地划算

其实,到今年6月底,这一项目才实施了3个月,不过土地电商给村里带来的直接收益能够大概测算出来。

胡晓光抽着烟,翘着腿,给记者算了一笔账:种植一亩地大概需要10个工(一人一天为一个工),平均一个工按60元计算,那么一亩地的工钱大概在600元。湖村一共出租了160亩土地,这样算来每年能为村民们带来10万元收入。然后是蔬菜瓜果的包装。胡晓光说,一个月的工钱大概在7000元左右,这样算来,又是10万元左右。第三块是“农家乐”方面,目前全国共有3500名客户,假如有三分之一选择来湖村度假,那么至少是1000户。这些客户的住宿费用由项目运行公司承担,目前商定的价格是30元一晚。这样,每年即使只住3天,也有近百元收入,加起来也差不多有10万元收入。另外还有吃饭,按照平均每户消费200元计算,给村里带来的是20万元的收入。

土地由自己耕种与租出去的收益,胡晓光也进行了比较。湖村的农田种一季水稻、一季油菜。目前耕田的价格是160元一亩;插秧则需要两个工,散工价格达90元一天,这样就是180元;割稻需要4个工,360元;一亩田农药种子大概需要100元的投入,化肥也需要100元。这样算下来,一亩田的投入在900元左右,而一亩田能收到的干稻谷有800多斤,收入大概1000元。下半年种植的油菜也需要不小的投入,胡晓光说,一亩田的收成大概能卖到500元。所以,他得出的结论是,一亩田耕种一年,净收入可能只有300多元,不如出租拿750元合算。

不过,安徽省农业委员会对“聚土地”项目的调查显示,目前绩溪每年一亩地纯收入约为600元。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即使从账面来看,出租比自己耕种要划算,但短期内,这种土地电商模式难以为农民收入带来大的变化。

记者实地查看了解到,目前浙江兴合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租用的土地是湖村前面河边成片的农田,地理位置较好。胡晓光说,湖村有100多户村名签订了土地流转合同,而湖村总共流转的土地面积是160亩。也就是说,平均一户村民租出去的土地只有1亩多。750元一亩的价格,一年的土地流转收入在1000元左右。

受聘于公司后,劳工的月收入其实也难言有多高。因为一个男劳力每天是70元,一个月做30天也只有2100元。女劳力就更少。还要考虑雨雪天气,而且蔬菜瓜果的种植并不是每天都需要人工。比如6月28日,记者在湖村种植基地就没见到有人劳作。还有一个问题是,湖村有100多户村民流转了土地,但对应的“聚土地”项目并不能吸纳这么多人就业。

而“农家乐”由于时间较短,目前还未成气候。

村民章飞红是今年4月5日把自家的“农家乐”项目操办起来的。到目前为止,接待了十几次游客。对于这样的客流量,她不是很满意,觉得“客源太少”。加上一晚只有30元的房价,让她觉得之前投入的五六千元一时还难回本。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她打趣说“跟赌博一样,赌一赌看看”。

胡晓光自家的农家乐情况差不多。其妻子告诉记者,从3月份开始办“农家乐”到现在,总的营业额大概有4000多元。

不过,对于“农家乐”的未来,他们还是较有信心。章飞红觉得随着湖村知名度的提升、“聚土地”项目的推进,会有更多的游客过来。

绩溪县农业委员会提供给记者的一份文件显示,截至5月30日,湖村能提供22个房间共40余名客户居住,先后有250名客户来观光旅游体验。

绩溪县旅游局副局长张虎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聚土地”这个项目对旅游业是个好事,从政府层面来说,大家发自内心想把这个项目发展壮大。但他同时提到,项目的推进一定要规范有序,让这个项目健康发展。

电商的风险账:预计今年小亏

村民都希望这种模式能够最终取得成功,不过大家一算账,反而对项目运营方捏了一把汗。

胡晓光说,对于1分地套餐来说,公司可能赚不到钱。因为这种套餐价格只有580元,客户过来免费玩3天,公司要支付住宿费90元,几个景点的门票费100多元,公司一年还要给客户30斤大米,这又差不多100元。另外再加上每个月邮寄蔬菜瓜果,成本也不小。

章新光告诉记者,1分地套餐最初考虑的定价是1088元,但因为是第一次尝试,公司希望能够尽快打开局面,最终定为580元。他坦承,今年该项目可能有小额亏损,但亏损面在可预计、可承受范围内。

运营过程中更难的是运输配送问题。胡晓光说,今年4月份的一批蔬菜在邮寄过程中便出了问题。当时寄出去的是包菜,上午采摘,下午包装,然后拿到黄山去发货,整个邮寄过程大概需要2~3天。不巧的是,当时正赶上下雨天,蔬菜含水较多,大家经验不足,等发货过去,路途远的就坏掉了,公司只好补发一次。

吸取教训以后,运营方购买了节能型制氮机、冰柜(制作保险(放心保)冰袋)和充气缓冲包装机,定做了泡沫鸡蛋模具,以保持蔬菜的新鲜度。

“最近几次都蛮好。”胡晓光说。

为了防止包装箱在快递过程中被甩烂,在村里的打包车间,记者见到包装箱上还有这样一段话:“请您仔细检查外包装是否完整,确认完好后再签收。如果外包装有破损的情况,请您当面与快递员确认并拒签。”

胡晓光说,最近发的是西红柿和黄瓜。而对于新鲜青菜这类叶子菜的保鲜问题,他还是摇了摇头说,这个没办法解决,只能跟客户说清楚,哪种菜不发。

上述来自合肥的李先生对蔬菜运送中的难处表示完全可以理解,他说,“我们只要求他们能在自己做得到的基础上,做得更好一点。”

安徽省农业委员会在调查报告中提到,“冷链物流短板成为 "聚土地"项目能否成功实施的难题”。另外还有三个需要关注的问题是:一是农产品(000061,股吧)的质量安全问题,绩溪县的土地和生态虽然相对洁净,但过于分散的小生产仍存在农业投入品和非正常环境污染的隐患;二是土地流转的短期性问题,土地流转合同一年一签,住户签订的方式,增加了投资方的交易成本,难以使投资方进行投资规划和长期投入,不利于项目做大做强;三是主体利益的保障问题,部分农户可能会在项目盈利后对目前流转价格不满意,投资方与农民难免产生矛盾,有的农户可能会选择退出,不利于项目的持续良性发展。

绩溪县农业委员会办公室主任黄小建说,为了推进该项目更好发展,目前绩溪县已经成立了由副县长任组长的 “聚土地—定制私家农产”项目建设服务指导小组,目前每周五都会召开一次协调会,跟进项目的落实情况。他还介绍说,县农业技术推广中心工作人员每周去农场做几次技术指导,县里还正在筹备建立蔬菜农药残留检测室。

6月30日,章新光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公司下一步的目标是发展成为连锁企业,进行全国布局,就近解决配送问题。

(责任编辑:HN024)

海外ip看国内视频

海外看国内视频

海外华人vpn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