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贴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墙贴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生命危急割皮救夫血肉相连[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6:10:29 阅读: 来源:墙贴厂家

div>

丈夫被浓硫酸浇身,全身70%面积重度灼伤,面部更是严重致残,双目失明,像个“鬼面人”,命悬一线。当所有人都以为他年轻漂亮的妻子定会弃他而去时,这个柔弱的女子勇敢地站了出来,竭力挽救丈夫濒危的生命,撑起了他卑微的天空。在丈夫需要植皮时,她又选择割皮救夫,与丈夫血肉相连。他们的爱情故事,使得2013年的初夏清风习习……

丈夫惨遭“硫酸雨”

幸福的生活轰然坍塌

今年39岁的李玉东是河南省社旗县人。1996年8月,李玉东从南阳技工学校化工专业毕业后,被分配到南阳市卧龙区化工厂做业务员。上班不久,单位一个叫刘丽的会计引起了他的注意。刘丽比李玉东小一岁,皮肤白皙,长相清秀。更难得的是,天生丽质的刘丽,一点也不娇傲自大,反而有着一颗善良纯洁的心。随着对刘丽了解的加深,李玉东发现自己不可控制地喜欢上了她,但他资质一般,又没有优越的家境,哪敢表白心迹!

爱一朵花,并不一定要拥有。此后,李玉东默默地关注着刘丽,偶尔也尽自己所能帮助她。每到月底做账时,刘丽经常要加班到很晚。这时,李玉东也会磨蹭到很晚,几乎跟她前后脚离开工厂,然后“顺路”送刘丽回家。慢慢地,刘丽发现了李玉东的秘密。

在一个月色如水的晚上,两人仍像往常一样,一前一后地走着,刘丽突然心生一计,她停下脚步,狡黠一笑道:“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你总这样跟着我,他会吃醋的!”李玉东显得惊慌失措,但他很快整理好了心绪,一字一顿道:“我是看你一个女孩,走夜路不放心,才送你的,我没有别的意思。”他憨厚真诚的样子,触动了刘丽心底最柔软的神经,她深邃的眸子里盛满柔情,呢喃道:“其实,这个人就在我眼前。”仿佛被天降的欣喜和幸福砸晕了头,李玉东许久才回过神,激动得满眼是泪:“我不会说什么,但我会一直默默地守护在你身边,直到我们一起慢慢变老!”刘丽一头扎进李玉东怀里,久久不愿松开。

原来,刘丽从小父母因感情不和离异,母亲含辛茹苦把她养大。她做梦都希望有一个完整的家……因为这个心结,刘丽在找男朋友时,选择了让她觉得踏实安全的李玉东。在她看来,无法厮守一生的婚姻,只会徒增人生的伤痛。

2001年国庆节,李玉东和刘丽领了结婚证,并在亲友的见证下,举行了低调简朴的婚礼。婚后,两人日子过得平静而又幸福。2005年,他们有了爱情结晶,女儿李晶晶诞生。

2007年底,两人所在的化工厂倒闭破产。之后,刘丽应聘到一家镜片厂做会计,李玉东凭着过硬的驾驶技术,在市区一大型超市做货柜车司机。由于李玉东开车谨慎认真,在南阳运输领域颇有名气。2010年5月,一个叫杨佳琪的车老板找到李玉东,邀请他给自己开硫酸罐车。由于硫酸属于危险品,他开出了每月3000元的工资,是李玉东在超市所拿工资的一倍,李玉东答应了,刘丽却不同意。李玉东安慰她:“你就别担心了,不管开什么车,只要遵循交规就行了,再说我的驾驶技术你还不放心吗?”见刘丽仍不放心,李玉东又笑道:“老婆,你不能因为担心逛街遇到小偷,就不去了吧?”刘丽笑着给了他一拳,也许是自己紧张过度了。每次李玉东出车前,刘丽总是再三嘱咐他小心谨慎,千万不能疲劳驾驶,直到丈夫平安归来,她才安心。

2011年1月11日,李玉东给平顶山叶县城郊一个微粉厂送硫酸,卸完车准备走时,加工厂的硫酸罐突然爆裂,满罐硫酸喷涌而出,将李玉东及押运员王强、厂里另外三名工人浇倒在地……飞来横祸,令加工厂老板郑克新吓得瑟瑟发抖,回过神后,他拨打了120急救,将李玉东等人送到就近的平顶山市平煤集团医院抢救。

受伤的5人中,李玉东伤情最重,被硫酸烧伤头、双眼、面、双耳、前胸、后背、腰部、四肢等多处,并伴有严重呼吸困难,初步诊断为双眼失明,特重度化学烧伤,属一级烧伤,烧伤面积达70%。由于烧伤面积较大,李玉东生命垂危,医生直接下了病危通知书。加工厂老板郑克新打电话通知了车主杨佳琪,并交了一万多元医疗费,之后人间蒸发一样再也没露面。杨佳琪接到电话后,当即赶往平顶山,将司机李玉东和押运员王强转到治疗烧伤全国权威的河南大学附属南阳南石医院。之后,杨佳琪才电话通知了李玉东妻子刘丽。

割皮救治“鬼丈夫”

让我撑起你的生命之舟

接到杨佳琪的电话,刘丽急忙打车往医院赶。到医院后,刘丽一口气跑到三楼手术室门前,看到李玉东正躺在手术车上准备进手术室。天啊!眼前是怎样的一幕!只见李玉东面部被硫酸蚀得发白,下巴拧在一起,露出惨烈的白牙,双眼蜕皮肿胀,眼球暴突,周身血肉模糊。刘丽冲上去,撕心裂肺地哭喊道:“李玉东,你一定要挺住啊!我和女儿不能没有你!”李玉东仿佛能听懂妻子的话,眼角泪水滑落。刘丽颤抖着手签字后,李玉东被紧急推进手术室。

李玉东父母随后也赶了过来,三人在手术室外痛苦焦灼地等待着。李玉东的烧伤部位去酸清理、眼球血浆注射以及坏死组织的切除手术紧张有序地进行着,南石医院的专家们轮流上阵,三个小时后,手术室门终于打开。医生宣布,手术虽然成功,但李玉东能否度过感染期,就看他的造化了。之后,李玉东被送往重症监护室。

主治医生告诉刘丽,即便患者能活下来,在一年内还需做四次植皮手术,但每次手术都承担着巨大风险和高额的手术费。“无论花多少钱,也要救他!”刘丽哭着对医生说。平静下来后,刘丽仔细看着丈夫的诊断书,上面写着:1.重度烧伤(浓硫酸烧伤全身多处,TBSA70%III°70%)。2.气管切开术后。3.双眼烧伤。4.急性肾功能衰竭。手握这样一份相当于死亡判决书的刘丽,没有被这些可怕的疾病名字吓倒,她相信老天不会那么残忍。

转眼72个小时过去了,李玉东仍未醒来,医生说患者醒来的可能性不大了。征得医生同意,刘丽穿上隔离服走进了ICU病房。她忍着心痛,含泪道:“李玉东,你醒醒吧,女儿整天闹着要爸爸,爸妈也一夜愁白了头发。我们都不能没有你啊!”李玉东仍然没有任何反应。这时,刘丽突然想到了他们结婚时的爱情宣言,于是激动地说:“李玉东,你还记得婚礼上我们的宣誓吗?你一定要兑现你的诺言啊!”说到动情处,刘丽泪流满面。很快,李玉东的手动了一下,刘丽激动地叫来医生。医生称这是个奇迹,让她继续讲他们之间的事,刺激他醒来。最终,第四天中午,李玉东醒来,刘丽激动得哭出声来。李玉东也语带哽咽道:“你说的话,我都听到了,你放心,我不会放弃的。”

一周后,李玉东被转入普通病房。住院期间,刘丽向单位请假,日夜守护在丈夫身边。半个月后,李玉东身上的纱布彻底去除,他觉得浑身轻松多了,当他努力睁眼想去看妻子时,却发现眼前一片漆黑!“天啊,我的眼睛是不是被硫酸烧瞎了?”李玉东激动地追问医生,医生沉默作答。这时,刘丽才发现,丈夫不但双目失明、塌陷,而且整个面部变形了,疤痕累累,就连两个耳朵也被烧得缩作一团,乍一看,像个“鬼面人”。刘丽一开始也不敢看丈夫那恐怖的面孔,只好一遍遍地鼓励安慰自己,慢慢接受。

与此同时,李玉东被硫酸灼烧毁容的消息传出后,一些人开始在背后议论纷纷,都说年轻漂亮的刘丽会弃李玉东而去。其实,刘丽也曾经挣扎过,丈夫今后要在床上度日了,后期植皮手术还需要巨额费用,自己实在无力承担啊!可李玉东自出事后,已经变得特别消极自卑,自己再离去的话,李玉东肯定无法活下去。

经过一段时间治疗,李玉东保住了性命。由于缺乏后期治疗费用,他只好先出院回家。之前,刘丽已经尝试着告诉女儿,爸爸被烧伤了,眼睛看不见了。可当女儿第一眼见到日思夜想的爸爸时,还是吓得哭了。刘丽急忙在一旁鼓励女儿:“晶晶,爸爸烧伤很疼,他最爱你了,你不是早就嚷着想他了吗?”晶晶将自己的小手放在李玉东的大手里,拉着他往沙发上坐,边哭边说:“晶晶不怕,以后晶晶就做爸爸的眼睛。”

李玉东事故发生后,警方查封了加工厂及控制了负责人郑克新,但他的加工厂早已负债累累。而车主杨佳琪给李玉东共计交了三十多万抢救费及住院费外,再也拿不出一分钱来。于是,刘丽四处给丈夫凑医疗费,一共筹到十多万元,交到了医院。半个月后,医院第一次给李玉东做植皮手术,医生从他脚背割下没受伤害的皮,植在他的面部,手术成功。一周后,面部所植皮成活,刘丽与公公婆婆都激动不已。

两个月后,院方对李玉东实施第二次植皮,植皮位置是他的脖子及前胸。可此时,李玉东身上已没有完整的皮肤,如果等他自身皮肤恢复完好的话,最少需要半年,那将错过了最佳植皮期。刘丽找到医生,请求割自己皮救丈夫。医生告诉刘丽,植皮手术存在极大风险,而且要承受割皮之痛。“我就是死也要救他,你们一定要答应我。”刘丽泪求医生。最终,院方同意。3月初,李玉东与刘丽的割皮、植皮手术同时进行。医生从刘丽背上割下碗口大两块鲜活的皮植入到李玉东的脖子及前胸等部位。三个小时后,医生宣布手术成功。一周后,刘丽的皮在李玉东身上成活了。李玉东紧抓妻子的手,潸然泪下。刘丽紧拥丈夫,热泪滚滚道:“我们是血肉相连的一家人,快点好起来!”

你卑微的天空有我在

我们是血肉相连的一家人

因为杨佳琪和郑克新给李玉东的赔付款迟迟未到,为了给李玉东挣治疗费,全家人都行动了起来。李玉东的父亲李连勤在市区卧龙路一小区找了份清洁工的活,每月1200元。六十多岁的母亲刘美荣身体不好,没有单位愿意要她,她就在街上到处捡垃圾。刘丽利用下班时间,在一个小型加工厂找了份串珠子的活,每串珠子一毛钱。把原料领回家后,六十多岁的婆婆和6岁的女儿也加入进来。由于珠子特别小,串一会儿就累得眼睛酸痛,刘丽不忍,假装生气道:“你们俩只会给我添乱,都赶快休息去。”祖孙俩不但不听,反而说要比赛谁弄得又快又好。除此之外,刘丽还在一个十字绣手工店兼职,每绣一幅,能赚到四五十块钱。这样,她每晚休息时间不到两小时,眼睛熬得通红通红。

每天不分昼夜的忙碌,刘丽很快累倒了。她患上了结肠炎,却舍不得去医院看,只在药店买了几块钱的药片吃。严重时,她一天拉肚子十多次,身体都虚脱了。即便这样,刘丽也没有请假休息,否则每个月的200元全勤奖没了,这可是全家一个月的生活开支啊。截止到2012年6月,在一年多时间里,院方分别两次给李玉东实施自体割皮植皮手术,手术均成功,二十多万元的手术费是刘丽及公公婆婆辛苦挣的。

这期间,李玉东也想帮妻子分担,他尝试着去做饭,可他不是将水瓶碰倒,就是把手切伤,或是好不容易把饭做熟,却咸得要命,根本没法吃……李玉东觉得自己就是个废人,什么都做不了。最后,李玉东决定逼妻子跟自己离婚再嫁,父母留给妹妹照顾,他也可以没有牵挂地离开。

2012年10月的一天晚上,刘丽正在为李玉东换药时,他突然打翻药瓶,声嘶力竭道:“我的样子很吓人,你是不是早想离开了,你赶紧走,我不需要你的可怜。”说着,他一把将刘丽推倒在地。刘丽的泪水汹涌而出,蹲在地上放声哀恸。李玉东仍不罢休,将她往外推:“这是我的家,你滚,滚得远远的!”丈夫的绝情狠心,一下子击溃了本就处于精神崩溃边缘的刘丽,她哭着跑回了娘家。

谁知,第二天中午,刘丽的公公李连勤就上门了,老人眼圈通红,分明哭过,他将两份离婚协议书递给刘丽,哀叹道:“这是李玉东的意思,就随他意吧。”原来,刘丽走后,李玉东以死相逼,让父亲到民政局给自己要来了离婚协议书,并在上面签了字。在离婚协议上,李玉东主动放弃他和妻子居住的两室一厅单元房,还有女儿的抚养权。看到这份残留着泪痕的协议书,刘丽心如刀割。她明白,丈夫是怕拖累她,才故意气走她。可房子是他唯一的安身之所,女儿是他的命根子,现在他全部放弃,难道……刘丽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她飞快地往家赶。

一路上,刘丽不停地催促出租车司机开快点。下车后,刘丽跑着爬上自己所在的五楼后,把门敲得砰砰响,屋内却没有任何动静。刘丽哆嗦着从包里摸出钥匙,打开门后,屋里有一股浓烈的煤气味,而卧室门已被从里面反锁。刘丽迅速将煤气关掉,打开门窗,又从厨房拿把刀,砍到第15刀,终于将丈夫卧室门撬开。李玉东体型庞大,刘丽刚搀起他就被压倒在地。刘丽匆匆离开后,母亲冯玉梅不放心,也打车跟了过来,在门口发现两人双双躺在地上。冯玉梅急忙拨打了120,又叫来邻居,把两人往楼下抬。

5分钟后,救护车赶来,将两人送往就近的南阳医专附属二院。经抢救,刘丽很快醒来。三个多小时后,李玉东也恢复了意识。刘丽既心疼又生气,泪流满面道:“你走了自己解脱了,却要陷我们于不仁不义的境地,你对得起全家人的辛苦付出吗?”李玉东的泪水顺着脸颊直流,发出低沉的呜咽:“对不起,我这样,只能连累你受罪……”刘丽捂住丈夫的嘴,打断了他的话:“你不要说了,我们是血肉相连的一家人,如果今天躺在这里的是我,你是不是会离开呢?”李玉东的头顿时摇得像拨浪鼓。这时,一直泪眼汪汪的晶晶也哭道:“爸,我不能没有您,等我长大了当一名医生,一定治好您身上的伤。”晶晶纯洁的愿望,让在场的人都忍不住泪湿眼眶。

2013年年初的一天晚上,刘丽给丈夫烧伤部位涂完药后,扶他休息。自从丈夫出事后,一直苦苦支撑的刘丽多希望丈夫能给她一个拥抱,或者一个温暖的牵手,可每天晚上李玉东总是冷冷地背对着她。为了打开李玉东的心结,鼓励他战胜自卑心理,刘丽买了一个播放器,给丈夫布置了任务,每天听几个故事,然后讲给女儿听。而晶晶也很配合妈妈,一放学就缠着爸爸给自己讲故事。爸爸讲累了,她就把老师讲过的故事说给爸爸,还教他唱儿歌。刘丽的努力没有白费,慢慢地,李玉东的笑容越来越多,战胜了自卑心理,再也不逃避妻子了。

2013年4月,南阳街头,朵朵月季花或争芳斗艳,或含苞待放。天气晴好时,刘丽和女儿搀着李玉东外出散步。怕他难堪,每次出行前,刘丽都会给他戴上墨镜和口罩。李玉东虽然看不见这个缤纷多彩的世界,但他能嗅到花香,聆听到鸟鸣,还能感受到阳光、雨露、以及妻子和女儿满盈盈的爱……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